当前位置 主页 > 最新火车时刻表 >

八竿子打不着为何纳粹德国会认为自己和西藏人有亲缘关系?

2022-04-23 10:00   编辑:admin   人气: 次   评论(

  在地理学中,除了“大陆”这个概念,还有一个概念叫“次大陆”,这指的是一块大陆中相对独立的较小组成部分。我们听到的最常见的就是“印度次大陆”,因为印度虽然仅仅是三面环海,但是北方连接的却是青藏高原,而边界更是难以逾越的喜马拉雅山脉,青藏高原的地理阻隔作用实在太大,不输于海洋。

  青藏高原,平均海拔高度4500米,面积250万平方公里,素有“世界屋脊”和“第三极”之称,在古代这里非常闭塞,基本只和中原王朝有一些政治上的联系。一直到近代,西方列强(英国)凭借工业革命带来的强大生产力,才将殖民势力渗透进了西藏。

  不过,由于西藏主权属于中国,加之这里的确不算富庶,所以英国渗透西藏看重的主要并不是经济利益,而是地缘利益——阻止俄国势力南下,保护印度边境。

  不过,英国人进入西藏几十年后,另一个欧洲强国却对西藏出现了更浓厚的兴趣,但理由却过于荒诞。这个国家就是纳粹德国。

  纳粹德国的确是头铁,不过其主要也是在欧洲打得昏天黑地,在亚洲其利益基本是零。既然如此,纳粹为什么会对西藏这么感兴趣?纳粹对西藏感兴趣,既不是为了经济利益,更不是为了战略利益,而仅仅是为了自己莫名其妙的意识形态。不要忘了,纳粹是一个意识形态非常极端和荒诞的政权,其种族主义观念是非常激进的。

  那这和西藏有什么关系呢?本来并没有什么关系,德国人和西藏在历史上的接触几乎就是零。但是,雪域高原由于海拔奇高,地理闭塞,所以一直以来就颇具神秘色彩,而在这一地区居住的藏民族则是生活在世界上海拔最高地区的民族。这就引来德国人的注意了。

  西方的人类学家很早就注意到了西藏人,德国人实际上从19世纪中期也开始研究藏学,当然,由于条件限制,成果当然很少。而到了纳粹时期,由于种族主义观念,其人类学界的研究目的也越发不纯,成为一种种族主义人类学。

  1935年希姆莱建立了德意志祖先遗产研究会, 隶属于党卫军, 成为纳粹重要的科学协会。研究会网罗了一批学者, 研究日耳曼史、历史遗迹和一些神秘主义课题, 如亚特兰蒂斯传说、雅利安人起源、冰河世界理论等,这其中就包括西藏学。

  而党卫军头子希姆莱就认同一个奇怪的理论——西藏是亚特兰蒂斯幸存者的避难地,而在青藏高原,就隐藏着北方雅利安人种族最古老的秘密。在这种意识形态的背景下,纳粹开始为西藏考察和研究工作提供资金和政治支持。当然,学者们如果希望获得这些支持,自然需要在意识形态上为纳粹背书。

  1937年10月,纳粹制定的西藏考察任务明确规定, “通过测量、特征研究、摄影和制模, 研究当代 (西藏地区) 的人种学关系, 尤其要收集与雅利安人种在这一地区的来源、意义和发展有关的材料。”

  不过,尴尬的是,探险队的带头人舍费尔对纳粹意识形态实际不感兴趣。他本人是动植物学家,只对自己的专业感兴趣,而真正为纳粹服务的探险家是人类学家贝格尔。他曾经抱怨, 舍费尔的考察计划并没有太多的西藏人种学研究的内容。

  最终,研究会领导人沃尔夫拉姆·西弗斯认为舍费尔制定的西藏探险计划偏离党卫军的目标太远,所以没有提供帮助。不过,顽强地舍费尔自己募集了资金,尴尬之下,希姆莱最后同意, 考察可以不由研究会组织和领导, 但前提是考察队成员都必须加入党卫军。希姆莱还命令, 考察队使用的信笺题头应该是“德国恩斯特·舍费尔西藏考察” (大写) , 小标题是“由帝国领导人希姆莱支持并与德意志祖先遗产研究会联合” (小写) 。

  去西藏还需要英国的帮助(当时从中国内地进入西藏不太现实),当时二战还没有爆发,英国虽然对德国考察西藏的行为很警惕,但也不好直接拒绝,最终,舍费尔不得不使用原来印制的仅带有“德国恩斯特·舍费尔西藏考察”题头的信笺,取消了小标题,英属印度才同意提供帮助。

  德国的西藏考察队由5名成员组成, 除舍费尔和贝格尔外, 还包括地质物理学和地磁学家卡尔·维奈特、昆虫学家兼摄影师恩斯特·克劳泽 、地理学家和技术负责人艾德蒙特·盖尔 ,他们1938年5月到了印度,之后在英国人的帮助下进入了西藏。他们在西藏考察了大半年之久,搜集到了大量的藏学资料。于是,尽管此次考察“出身不正”,但却是20世纪前半叶有关西藏社会与文化较为丰富的影像档案之一。

  当然,海南省“两优一先”拟表彰对象公示 科技城管理局党委,他们也没有忘记政治任务,这些人和西藏政府上层打交道,宣传了德国。不过,实际效果微乎其微,毕竟西藏当局对世界局势几乎没有影响。

  那纳粹最感兴趣的“人种学”有进展吗?还是有一些的,贝格尔收集了2000件与牧民日常生活有关的物品和一些人体骨架、头骨等带回欧洲, 同时对400多名藏人做了人种学测量, 制作了1000多个面部模型。他的研究结论是, 西藏人种的特征介于蒙古人和欧洲人之间, 而蒙古人种的特征居于主导地位;西藏贵族与欧洲人的血统最为相近, 这种西藏人与欧洲人血统的相似性, 越往西藏东部和东北部就越弱。

  发现这些结论后,沉迷于所谓“人种学”的纳粹高层很兴奋,他们认为:既然西藏人存在了雅利安人的特征,那就存在和德国“合作”的可能。当然,这只是一种沉醉而已,事实上,这根本无法给纳粹带来实际用处,即使是狂热如纳粹,后来也对藏学研究草草了之,转而去研究东欧人种去了。